随着房屋被强拆,该如何确定被告

现如今,随着公民法律意识的进一步提升,在遇有行政机关违法行政时,大部分人都会选择通过诉讼来维权。但由于对专业法律知识的不了解、不熟悉,导致相当一部分人的诉讼无功而返。下面,我们结合案例就如何确定适格被告作以说明。

一、基本案情:2015年1月20日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政府作出1号征收决定,决定征收武昌区武锅生活区片旧城改造项目范围内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同时予以公告。该征收决定明确征收主体为武昌区人民政府,征收部门为武昌区征收办,征收实施单位为武汉荣欣房屋征收服务有限公司和武汉市武昌家园房屋拆迁安置事务所。张某的房屋位于征收决定所确定的征收范围内。因张某对武昌区《房屋征收决定》及补偿标准的合法性及公平性不认同,故未予区政府达成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在此情况下,武昌区政府委托的拆迁公司对张某房屋进行暴力强拆。

二、律师维权:

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强拆案例,类似的情况在我们身边时有发生。律师在介入案件事,通过了解案件事实和收集整理证据,与张某就如何有效维权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并向其阐述了本案的关键点,即:强拆行为的法律后果应由谁承担,即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政府、征收部门、征收实施单位三者之中,哪一个才是适格的被告。

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相关规定,作为征收主体的市、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组织实施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该《条例》同时规定,房屋征收决定、征收补偿决定、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征收补偿决定等均由征收主体做出,属征收主体的权限范围。而作出征收决定过程中的拟定征收补偿方案,对房屋征收范围内房屋的权属、区位、用途、建筑面积等情况组织调查登记,通知有关部门暂停为房屋征收范围确定后所实施的新建、扩建、改建房屋和改变房屋用途等行为办理相关手续,征收补偿中的向被征收人支付搬迁费、临时安置费或者提供周转用房、与被征收人订立补偿协议、建立房屋征收补偿档案并负责公布等行为均由征收部门作出,属《条例》明确规定的征收部门的权限范围。《条例》明确各自权限的同时,对征收过程中,三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界定。征收主体在征收决定做出、补偿实施以及最后搬迁等三个环节中起主导作用,主导行为由其作出,属其权限范围。征收部门在组织实施房屋征收决定、补偿决定以及最后的搬迁,都必须在征收主体的主导下进行。征收实施单位受征收部门委托实施行为,征收部门对征收实施单位在委托范围内实施的行为后果负责。但在不依照《条例》规定所进行的征收中,则需要根据《条例》的立法旨意来推导出确定责任归属的原则。从《条例》的相关规定可以得出如下确定行为责任归属的原则:征收各环节中主导行为应由征收主体作出,并由其承担责任,征收部门为组织实施征收主体权限范围内的事项实施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征收主体承担。征收实施单位接受征收部门委托针对征收主体权限范围所实施的执行性行为的法律后果也应由征收主体承担。

本案所涉及的是非正常状态下决定是否自行拆除被征收房屋行为,属搬迁环节中的决定性行为,属政府主导的权限范围,其法律后果应由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政府承担。作为征收实施单位的街道办事处接受征收部门的委托,再行委托其他公司实施强制拆除行为,执行的是征收主体自行强制拆除的决定,该行为的法律后果也应由征收主体承担,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政府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作为征收实施部门的区征收办及实施单位武汉荣欣房屋征收服务有限公司和武汉市武昌家园房屋拆迁安置事务所均不是适格的被告。

在征求张某的意见后,主办律师决定以武昌区人民政府为被告提起行政诉,最终法官判决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政府拆除张某房屋的行为违法。

三、总结点评:

在诉讼中,确定适格的被告是提起法律程序的基础和前提,如何选择、如何确定被告,需要结合案件事实来进行分析判断,绝对不能想当然,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同时,行政诉讼中的强拆案件,牵扯面广、案情复杂,处理起来很棘手,必要时最好委托专业律师介入,以便更好地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