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承包期间遇有征地,没有得到补偿款怎么办?

土地承包期间内,遇有政府征地,却没有得到应得的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款,或是政府把本该向承包人支付的补偿款违法向他人支付,遇有这种情况发生时,该如何处理?

一、基本案情:

2007年2月6日,王某与广东省台山市赤溪镇渡头村委会签订了《台山市农村承包合同书》,该合同约定渡头村委会将位于南旗下咸围189.06亩土地交由王某经营管理,进行咸围养殖;承包期限自2007年2月6日起至2011年12月30日止。承包期间如遇国家政府征用该土地,相关青苗补偿归王某。2010年年底,因台山核电北线道路建设需要,台山市政府开始征用该道路途经的土地包括王某承包的上述咸围。2010年7月,台山市政府委派工作人员到王某承包的上述咸围进行丈量。丈量之后,台山市政府并没有将相应的补偿款发放给王某。2012年1月开始,渡头村委会转而将涉案土地发包给张某某承包。此后,台山市政府在明知是王某承包咸围且征地在王某承包期间的情况下,违法将补偿款支付给了案外人张某某。王某认为,台山市政府的行政行为严重的侵犯其合法权益,遂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二、律师维权:

本案为土地行政补偿纠纷,解决问题的关键环节有两个:

一是关于王某维权诉讼时效的问题。主办律师介入后,于2013年9月2日向赤溪镇政府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才获知,台山核电北线道路建设有关丈量文件、征用补偿款发放情况、南旗公路下咸围征用补偿协议书。至此,王某才逐渐清楚,其所承包的咸围在2009年就已经纳入台山核电北线公路征地范围之内,国土部门在2010年就已经公告征地的事实,并在2011年发布了征地补偿方案的公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条之规定,承包方享有下列权利:……(二)承包地被依法征用、占用的,有权依法获得相应的补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王某直至2014年年中才知道有关征地和征地补偿款发放的事实,且台山市政府未告知王某有关诉权,王某若采取法律手段维权未超过诉讼时效。

二是王某能否作为征地补偿的主体?《广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国家征收土地,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市、县人民政府按以下程序组织实施征地:(一)发布征地公告。(二)办理征地补偿登记。(三)拟订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四)确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五)实施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和交付土地。”按上述法律规定,发布征地公告后,被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应当在公告规定的期限内,持土地权属证书和地上附着物的产权证明等文件到公告指定的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办理征地补偿登记,征收土地补偿安置费用应当在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批准之日起三个月内全额支付给被征地的单位和个人。本案中,王某承包的涉案土地期限至2011年12月30日止。涉案土地经有关部门依法定批准征收后,台山市政府对涉案土地组织实施征收过程中,台山市政府的土地行政主管部门于2011年4月13日发布征地公告并同时确定了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征地公告中称征地补偿工作在办理用地手续时已完成,因此,青苗及附着物补偿款应按照征地补偿登记时的权属情况确定被补偿人,即王某是征地补偿的主体。

结合上述案情分析,主办律师及时制定的解决方案,确定以台山市人民政府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最终,法院判决台山市人民政府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对征收王某原承包土地上的青苗及附着物进行核定,并作出补偿决定。

三、总结点评:

行政诉讼的专业性非常强,涉及的法律法规多,案情敏感复杂,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动全身。为此,贾律师在这里提醒被征收人,做到两个“一定要”:一是一定要高度关注诉讼时效的问题。行政法关于诉讼时效的问题已经由法释〔2018〕1号作出调整,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四条: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因此,被征收人一定引起足够的重视,以免错过维权时效。二是一定要通过法律手段维权,千万不能有过激行为。在法律约束的框架内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必要时委托专业律师介入,切不可因一时冲动而触犯法律,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和伤害。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