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提交执法依据,限期拆除决定被依法撤销

依法行政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法治国家、法治政府和法治社会一体建设的重要内容。社会主义法治观不仅要求行政权力有法律依据,还包括立法和执法的过程都应该符合国家的价值追求,符合法律确立的目标。行政机关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必须提交作出该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否则,则属于违法行政。

一、基本案情:

榆林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认定,榆林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榆林市航宇路东侧建委南开发修建天辰名园住宅小区中4号楼西侧的三层框架结构建筑物,建筑面积601.25平米,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九条、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属违法建筑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限榆林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自收到本拆除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自行无偿拆除。逾期不拆除的,榆林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之规定予以强制拆除。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对该拆除决定不服,遂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二、律师维权:

介入案件后,律师通过实地走访、调查了解,对整个案件有了初步了判断,并向某开发公司讲清了本案的关键点:

一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关于规范城乡规划行政处罚裁量权的指导意见》规定,第八条,对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影响的情形,按以下规定处理:(四)对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可以并处建设工程造价10%以下的罚款;第九条,第八条所称不能拆除的情形,是指拆除违法建设可能影响相邻建筑安全、损害无过错厉害关系人合法权益或者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情形。因榆林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修建的4号楼西侧的三层框架结构建筑物,与4号楼相距仅为1米左右,而且该建筑物与该小区整体地下室为一体紧密相连,水电气等管道网络均通过该建筑物地下,如果拆除将会破坏地下管网及危及地下室的建筑安全,还会造成拆除后地面与原有小区地下室顶外部的防水处理无法对接,故而无法解决拆除后往地下室漏水问题,会严重损害小区地下室建筑的整体,因此该建筑物应当属于不能拆除的建筑物,榆林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适用法律错误。

二是开发公司认为该建筑物属于不能拆除的建筑物,因此榆林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不符合法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关于规范城乡规划行政处罚裁量权的指导意见》规定,“第八条,对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影响的情形,按以下规定处理(四)对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可以并处建设工程造价10%以下的罚款”按照上述法律规定,榆林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应当按照不能拆除的建筑物予以处罚,因此,榆林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适用法律错误。

行政诉讼法对证据、材料的提出有着严格的要求。根据法律有关规定,对行政机关作出限期拆除决定时收集的证据,如果不能按规定向人民法院提供的,都不能作为人民法院判案的根据。榆林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在庭审中提供的证据虽可证明行政强制事实的存在及作出限期拆除决定的过程,但未在法定举证时限内向本院提供其作出被诉行政行为时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且无正当理由,榆林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没有按规定提交有关材料和证据,视为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证据、依据。

最终,通过律师的努力,法院判决撤销榆林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榆政执法拆字榆横(2015)第002号限期拆除决定。

三、总结点评: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第六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内,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被告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交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并提出答辩状。也就是说,行政机关在接到法院起诉状后十五日内应当提供有关的证据、材料,包括行政机关在作出限期拆除决定时所依据的事实和适用的有关法律法规。行政诉讼案件本身专业性非常强,能够有效维权就是靠过硬的专业素质和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只有找准案件解决的关键点,才能够更好的维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