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申辩不回应,限期拆除决定行不通

行政机关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一定要保障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享有知情权和救济权,这是依法行政的具体体现。尤其是房屋征迁的过程中,涉及到百姓最根本的生存问题,更不能任性执法。

一、基本案情:

怀化市鹤城区城市管理和行政执法局于2018年8月3日作出 [2018]第0618号限期拆除决定,责令张某等7户于2018年8月10日前自行拆除位于鹤城区盈口乡湖天桥村七组所建的违法建筑物。张某等不服向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政府于2018年10月16日作出 [2018]11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怀化市鹤城区城市管理和行政执法局作出的 [2018]第0618号限期拆除决定。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张某等7户委托律师代为维权。

二、律师维权:

介入案件后,律师迅速掌握了案件的基本事实:张某等7户在2007年7月修建怀化市鹤城区盈口乡湖天桥村园木场花果山的房屋过程没有主观上违法,因为湖天桥村用地抵了张某等7 户的工资。张某等7 户做工只是为了养家糊口,结果做了工拿不到工资近十年之久。2006年12月才用一亩荒山抵清了张某等7 户的工资, 2007年7月张某等7 户用工资抵来的荒山修建房屋,在修房屋的过程中也没有任何部门来阻止或通知去有关部门办理手续等,张某等7 户三十多口人已居住十余年了。现因岳麓青城项目,由开发商开发商品房,由政府出面征收土地,包括张某等7 户的房屋土地在内一并征用。自称拆迁办的工作人员李述斌来张某等7 户家说是核实房屋的主人,期间张某等7 户发现李述斌做的笔录很多事实不符,特别是修房时间不符,张某等7 户提出修房时间不对,张某等7 户修房屋时间是2007年7月修建,你为什么要改成2008年5月修建。直到2018年7月4日收到鹤城区城管局的限期拆除告知书,张某等7 户才清楚李述斌的身份,原来他是执法人员,来张某等7 户家是在执行公务。根本不是为了张某等7 户房屋被征收的事。

在了解到上述事实后,律师向张某等7户简述了基本观点:

一是限期拆除决定是否合法。《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第六十六条第一款规定:“行政程序启动后,行政机关应当调查事实,收集证据。”第七十三条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执法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享有陈述意见、申辩的权利,并听取其陈述和申辩。对于当事人、利害关系人的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应予以记录并归入案卷。对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行政机关应当进行审查,并采纳其合理的意见;不予采纳的,应当说明理由。”第七十八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执法决定文书应当充分说明决定的理由,说明理由包括证据采信理由、依据选择理由和决定裁量理由。”根据上述规定,行政机关对当事人陈述和申辩中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均负有审查和回应的义务。本案中,张某等7 户在怀化市鹤城区城市管理和行政执法局组织召开的听证会上已经明确提出了修建涉案房屋的时间系2007年7月等事实和理由,并且提交了相关证据,故对于张某等7 户提出的上述事实、理由及证据,怀化市鹤城区城市管理和行政执法局依法负有审查和回应的法定义务,不予采纳的,还应当说明理由。但怀化市鹤城区城市管理和行政执法局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在作出被诉限期拆除决定过程中履行了对张某等7 户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进行审查的法定义务,同时在其后作出的被诉限期拆除决定中亦未作出采纳与不采纳的理由说明,而且被诉限期拆除决定采纳的证据中所反映的修建房屋时间也并不完全一致,属于程序违法。

二是行政复议决定是否合法。

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政府作为复议机关,应当对原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全面审查,但其对程序违法的原行政行为作出维持的行政复议决定,系适用法律错误。

最终,通过律师的努力,法院判决撤销怀化市鹤城区城市管理和行政执法局于2018年8月3日作出的 [2018]第0618号限期拆除决定;撤销被告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政府于2018年10月16日作出的 [2018]11号行政复议决定。

三、总结点评:

行政执法是政府部门的重要工作,在行政执法的过程中,政府行政权力与公民权利处于势力不对等的状况之下,没有权力制约的行政执法常常会侵害公民权利。如果在日常生活中,自身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一定要委托专业律师维权,在法律的框架内保障自己正当合法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