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规划局违法,违法建筑认定书被撤销!

一、基本案情

詹某原系某小学教师,因无房居住,长期寄居学校。为解决住房问题,于1995年10月9日,由其丈夫李某与峡山签订《购买宅基地协议》,协议约定将该村村民林某将位于峡山出门大路边的宅基地转让给李某。1999年1月2日,詹某向飞跃村村委会申请建房,该村委会要求詹某“报城建办审批”,但城建办未予办理相关手续。2002年,詹某在购买的宅基地上修建房屋。2006年,因修路需要,飞跃村村委会与其丈夫李某签订《拆迁协议》,征用詹某围墙及宅基地面积82平方米,并承诺今后予以补偿。2016年,临湘市为实施教体新城建设项目,将詹某房屋纳入征收范围,临湘市土地依法征收工作指挥部对詹某房屋组织了评估。2019年4月4日,原城乡规划局在未依法告知詹某并听取其陈述、申辩的情况下,作出临规违认(2019)第007号《违法建筑认定书》,认定詹某位于峡山京港澳高速连接线西侧的房屋未办理规划审批手续,系违法建筑。后詹某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二、律师维权

律师在接受了当事人的委托后,对本案的基本事实和相关证据做了全面梳理:

(一)詹某的房屋建于2002年,居住将近20年,没有办理规划手续系历史遗留问题,不属于违章建筑,不应该适用2008年才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的规定。

(二)原城乡规划局认定吕秀容的房屋因未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系违法建筑,作出临规违认(2019)第007号《违法建筑认定书》。但是依据相关规定,其在作出该违法建筑认定书前应查明事实,并在有充分证据的前提下,方能作出行政行为。本案中原城乡规划局并未事先查明本案事实,且没有相关证据,便作出的临规违认(2019)第007号《违法建筑认定书》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

(三)原城乡规划局所作出的(2019)第007号《违法建筑认定书》系行政确认行为,应当遵循程序正当原则。《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第七十三条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执法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听取利害关系人的陈述、申辩”。本案中,原城乡规划局在作出《违法建筑认定书》前,未依法告知詹某,没有听取詹某的陈述、申辩,故该行政行为程序违法。

最终,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人民法院以原城乡规划局作出的临规违认(2019)第007号《违法建筑认定书》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程序违法为由,判决予以撤销。

三、总结点评

我国的《城乡规划法》是从2008年开始实施的,在那之前的建筑,就可能是不符合规划法要求的,但也不会全部拆除重建,因此现在就会存在一些疑似违章的建筑。这类以前建造、翻建、扩建的房屋,只要持有完整的土地使用权及证书,是可以确权的,不算违章建筑。在此建议,遇到类似情况应及时向专业律师咨询从而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