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期拆除决定,不能侵犯基本权利

当公民作为行政行为的一方当事人——行政相对人时,其知情权的保障具有行政法上的特殊性。具体而言,行政相对人知情权是指在行政行为的运作过程之外与过程之内行政相对人获取信息的权利,对于行政主体而言提供信息则是其义务。

一、基本案情:

李某系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办事处溪声村村民,在该村一直居住于住宅老房中,后因地势、年限长远等原因,该房成为危房,且不能就地翻建。为此,其于2007年在该村居住地块修建一栋三层的住宅房。现当地因新建高架桥项目将李某房屋所在地块纳入征地范围内,在双方不能就补偿问题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同安行政执法局于2017年1月2日作出厦同城执限拆(2017)57号《责令限期拆除决定书》,张贴于其房屋墙体上,并要求其拆除所居住的房屋。其不服该决定,向同安区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但被维持。李某认为同安行政执法局作出该行政行为存在众多违法之处,作出该行政行为主体不适格,未依法送达,未经依法调查核实,未征询其意见,未保障被执行人法律救济的权益等。为此,李某委托律师,拟就撤销该限期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要想实现案件的顺利解决,必须找准突破口。结合在案的事实和证据,主办律师认为本案的突破口,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根据《厦门经济特区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规定》第五条第(二)项、第(三)项之规定,被告同安行政执法局作为集中行使城市管理行政处罚权的执法机关,具有查处辖区内的违法建设、非法占地案件的法定职权。案涉建筑物在被查处时未处于在建状态,不属于《厦门经济特区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规定》第二十四条所规定的“在建的违法建筑物、构筑物”。因此,针对李某的房屋,其不具备行政执法职权。

二是同安行政执法局作出案涉决定书系因原告之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第三款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六、七十七条之规定对原告之行为作出处罚,其作出处罚应当符合行政处罚相应的程序要求。但根据在案证据,同安行政执法局作出案涉拆除决定书未对李某进行罚前告知,保障李某陈述、申辩之权利,属于程序违法。

在充分征求当事人意见的基础上,律师决定以同安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判决:撤销厦门市同安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7年1月5日作出的厦同城执限拆〔2017〕57号《责令限期拆除决定书》。

三、总结点评:

结合上述案例,下面与大家共同学习一下,行政行为过程内的相对人知情权保障的问题。相对人知情权在行政行为过程中具体体现为阅览卷宗权、听证权、受告知权、受说明理由权以及受教示权(它们之中都包含了请求权),由阅览卷宗制度、听证制度、告知制度、以及说明理由制度进行保障,政府在做出行为的过程中,如未切实有效履行与这些权利相对应的义务,都有可能导致其行为的不生效、无效或可撤消。

一是阅览卷宗制度。公民在行政程序中有一项重要权利,即阅览卷宗权,这是司法程序中“武器平等”原则在行政程序中的体现。相对人在行政程序中通过抄写、阅读或影印卷宗及有关材料,对政府所搜集的证据、适用的法律法规、做出决定的动机、意见等有充分的了解后,可以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做到有的放矢,可以与政府形成有效的对抗。二是听证制度。听证制度是行政程序法中的重要制度,已为现代各国行政程序法普遍采用。行政听证制度提供了一个政府与相对人之间进行信息交流的渠道,使得相对人广义上的知情权(寻求、接受和传递信息的权利)得到了保障。三是告知制度。行政行为的告知,是指政府在行使行政职权过程中,将行政行为通过法定程序向公民公开展示,以使公民知悉该行政行为的一种程序性法律行为。行政行为的告知对政府来说是一项法定职责,对相对人来说是一项获知行政行为内容的法定权利。四是说明理由制度。行政行为说明理由是指政府在做出对公民合法权益产生不利影响的行政行为时,除法律有特别规定外,必须向公民说明其做出该行政行为的事实因素、法律依据以及进行自由裁量时所考虑的政策、公益等因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