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机关能否仅仅依据限期拆除决定书实施强拆

行政机关在处理违法建筑的问题时,常常会以行政机关的名义,向行政相对人发送限期拆除决定书,这是行政机关的法定职权。但如果仅仅依据限期拆除决定书就实施强拆,则属于明显违法法定程序,必将会侵犯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

一、基本案情:

2018年9月29日,武昌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对张某作出限期拆除决定并送达张某,认定张某在武汉市武昌区……阳台外搭建构筑物,违法建设建筑面积8平方米,违反了《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和《武汉市城乡规划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依据《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八条和《武汉市城乡规划条例》第六十条的规定,限张某于2018年9月30日之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的,将依法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张某承担。武昌区城市管理执法局于该决定中告知了张某可以于法定期限内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2018年10月16日、18日,武昌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分两次拆除案涉防盗网。张某对具体行政行为不服,委托律师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本案的焦点是:武昌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对张某的防盗网实施强制拆除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符合法定程序。《武汉市控制和查处违法建设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城市管理执法部门对发现的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应当责令当事人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同时下达限期拆除决定书,责令当事人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既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城市管理执法部门可以依法强制拆除。作出强制拆除决定前,应当事先书面催告当事人履行限期拆除决定。无法拆除的,依法没收实物,可以并处罚款。”本案中,武昌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对未经规划许可的案涉防盗网向张某作出限期拆除决定后,在申请行政复议及提起行政诉讼的法定期限内对案涉防盗网实施拆除,既没有对张某事先书面催告,亦未作出强制拆除决定。武昌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在此情况下自行拆除案涉防盗网,明显违反法律程序。但张某的防盗网已被拆除,被诉拆除行为不具有可撤销内容,应提起确认违法之诉。

最终,法院判决:确认武汉市武昌区城市管理执法局于2018年10月16日、18日分两次对张某位于武汉市武昌区……的防盗网实施的拆除行为违法。

三、总结点评:

在日常生活中,不管是合法建筑还是违法建筑,行政机关在组织实施强制拆除时,都要严格遵守法定程序。有两个问题需要大家高度关注:一是哪些部门可以实施强拆呢?对于违法建筑物、构筑物和设施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或者乡、镇人民政府可以依法组织强拆;对于作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经人民法院裁定准予组织强拆;依据《行政强制法》第三十四条“行政机关依法作出行政决定后,当事人在行政机关决定的期限内不履行义务的,具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依照本章规定强制执行。”;对于违法建筑物、构筑物和设施、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已作出征收补偿决定国有土地上的房屋经过司法诉讼,已产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文书,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组织强拆。二是实施强拆的法定程序。主要依据如下:《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第三十六条:当事人收到催告书后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应当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记录、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行政机关应当采纳;第三十七条: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强制执行决定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并载明相关事项。因此,行政相对人认为自身权益受到侵犯时,一定要及时主动地进入关于“建筑性质”认定的复议或诉讼程序,只有这样,才能理有效地维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