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反法定程序的强制拆除决定该如何处理

《限期拆除决定书》和《强制拆除决定书》是两个不同的具体行政行为,虽然都是决定书,但是二者确有本质上的区别。在日常的生活中,尤其是面对行政机关时,一旦遇有《强制拆除决定书》,千万要慎重对待,及时主张自己权益,避免利益受损。

一、基本案情:

2017年5月10日,宁国市城管局接河沥溪街道办事处移交,反映黄某户涉嫌违法建设,立案后市城管局到现场进行了勘验,并对相关工作人员进行了询问,并有宁国市城乡规划局于2017年8月31日作出《协助调查答复函》。2017年9月12日,宁国市城管局作出《责令改正通知书》、《行政执法告知书》、《行政执法听证告知书》并送达原告。2017年9月20日,宁国市城管局作出56号《限期拆除决定书》,责令黄某于2017年9月22日前自行拆除违法建设。2017年11月13日,宁国市城管局黄某作出《强制拆除决定书》。黄某对该决定书不服,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本案中,宁国市城管局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相继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和《强制拆除决定书》,这到底是不是符合法定程序呢?主办律师向当事人详细的进行了阐述。

首先,市城管局是否具有执法资格。《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十六条规定:“国务院或者经国务院授权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决定一个行政机关行使有关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权,但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权只能由公安机关行使。”据此,安徽省人民政府作出的《关于在宣城市宁国市城市管理领域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批复》,具有法定授权。同时结合《安徽省城市管理领域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办法》的相关规定,城市综合管理行政执法部门具有城市规范方面的行政处罚权,故本案中的市城管局具有案涉行政处罚的主体资格。

其次,市城管局作出的强制拆除决定,是否符合法定程序。《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68条规定“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作出责令停止建设或者限期拆除的决定后,当事人不停止建设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设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查封施工现场、强制拆除等措施。”前述“采取强制拆除措施”系行政强制执行行为,故行政机关在施行强制拆除措施时须遵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的相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如前所述,正是因为强制拆除决定仅是对前置限期拆除决定已认定事实及处理决定内容的重复,并不新设权利义务,故第四十四条所涉复议或者诉讼指向的对象是限期拆除决定,意即,行政机关作出限期拆除决定后,只有在当事人于法定期限内不针对限期拆除决定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按期自行拆除违法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的情况下,才可以进入行政强制执行程序。此条是对违法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的强制拆除所作的特别规定,也是对行政复议、诉讼不停止执行原则的例外性规定。结合本案,市城管局于2017年9月20日作出限期拆除决定,责令黄某于2017年9月22日前自行拆除违法建设,且一并书面告知了不同的救济路径和相应的法定期间。在前述法定期间内市城管局又于2017年11月13日作出被诉强制拆除决定,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系违反法定程序。

最终,法院判决:撤销宁国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7年11月13日作出的宁城管(规划)强拆字〔2017〕48号强制拆除决定。

三、总结点评:

我国宪法明确规定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行政诉讼法中也对如何保障公民正确行政权利有明确规定。但是,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在行使权利时,必须注意三点:一是公民在享受权利的同时,必须履行相应的义务,不允许只享受权利而不履行义务。二是公民在行使权利时,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的规定,不得滥用权利,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权益。例如,宪法第41条规定,公民对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三是公民在行使权利时,必须明确宪法和法律对此项权利的限制。任何权利和自由都不是无限制的,公民只有在遵守宪法和法律的前提下才能享受权利和自由。如《集会游行示威法》对集会、游行、示威行为有一些限制性规定,公民只有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才能享受权利和自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