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要小心,这样的《通告》就是限期拆除决定

在日常生活中,对于行政机关下发的各类通告,一些人可能并不在意,认为与己无关。而现实中,这种做法是万万不可取的。因为一些通告本身就是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只不过是换了称呼而已。

一、基本案情:

2018年4月11日,青岛市李沧区浮山路街道办事处、青岛市李沧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共同作出《通告》并于同日送达,该通告的内容为:“在浮山街道海尔桥西侧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存在的违法建设,存在随意搭建、乱扯水电、燃气等行为,对周边居民造成巨大消防、用电等安全遗患。且该处的建筑物(构筑物)或集装箱结构房屋建设前未经土地、规划等部门许可,也没有办理消防等安全方面的相关许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等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以及山东省三年大治违行动计划和‘美丽青岛’建设要求,现责令上述建筑物(构筑物)和集装箱结构房屋的建设者、使用者于2018年4月18日17时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的,有关部门将采取强制拆除等措施,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当事人自行承担。拒绝、阻挠、妨碍国家工作人员执行公务的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某汽车服务公司承认上述通告涉及的建筑物、(构筑物)或集装箱结构房屋没有规划手续和产权证。

二、律师维权:

本案的焦点主要有两个:一是该《通告》是否属于两机关所称的“程序性行为”?二是该程序是否合法?

《青岛市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条例》第五条规定:“市和各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机关集中行使下列职权:(二)依照城市规划管理方面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查处有关违反城市规划管理规定的行为;”。因此,青岛市李沧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对违反城市规划管理规定的行为有权进行查处。本案中,青岛市李沧区浮山路街道办事处、青岛市李沧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均主张涉案的《通告》仅是行政机关履行查处违法建筑职责中的一个过程性行为,不具有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强制的性质,对服务公司的权利和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律师分析认为,涉案通告明确了行政相对人为某服务有限公司并向其送达了该通告,通告的内容确定了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院内的建筑物(构筑物)或集装箱结构房屋建设前未经土地、规划等部门许可即确定了上述建筑的违法性质,通知要求某汽车服务公司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并告知逾期拆除的法律后果,对某汽车服务公司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该通知符合违法建筑限期拆除决定的构成要件,因此涉案通告为行政行为并不属于过程性程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本案中,两机关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未告知某汽车服务公司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途径和期限等救济途径,上述行诉法解释对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对未告知起诉期限作出了相关规定。两机关于2018年4月11日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未告知依法享有的权利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属于程序违法。

最终,法院判决:撤销青岛市李沧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青岛市李沧区浮山路街道办事处于2018年4月1日作出《通告》(限期拆除决定)具体行政行为。

三、总结点评:

​一般而言,可申请行政复议的行政行为,应当是行政主体直接设定行政相对人权利义务或者对相对人权利义务直接产生影响、对外发生法律效果的行为,也即行政管理活动的最终行政决定。一般不包括行政主体在作出最终行政决定过程中针对程序性事项所作的决定和处理。此类针对程序性事项所作的行为以及过程性行为虽具有一定法律意义,也会间接影响相对人权利义务,但它的法律效果是依附并被最终的行政决定所吸收,除非过程性行为具有独立的价值且对当事人权利义务产生重大影响。对过程性行为合法性的评价,可以在对最终的行政决定合法性评价中一并进行,过程性、程序性行为存在违法情形的,可能会导致最终的行政决定被认定为违法。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第七十四条的规定,行政行为是否符合法定程序是行政复议机关和人民法院审查行政行为合法性的重要方面,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的,行政复议机关和人民法院有权予以撤销并可责令重作;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当事人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确认违法而不撤销行政行为。因此,行政主体在行政程序中所作的程序性行为以及过程性行为的合法性问题,可以在对最终的行政决定的合法性审查中予以解决。对于是在最终行政决定作出后,甚至行政相对人已对最终的行政行为申请复议或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当事人再对过程性行为、程序性行为单独提起行政诉讼,显然已不再具有诉的利益,不再具备诉讼的必要性和实效性。

​因此,行政主体程序性行为、过程性行为,通常不能单独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诉讼,除非该程序性行为具有事实上的最终性,并影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