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按法定程序取证,限期拆除决定被撤销

行政处罚法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行政机关必须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因此,当事人的陈述与申辩,行政机关必须认真听取,并制作询问笔录;同时,行政机关对于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成立的,才能作为行政处罚的证据。

一、基本案情:

1988年,王某作为业余养鸽爱好者在其居住的合肥市庐阳区淮河路231号楼顶搭建了一个鸽棚用于养鸽,至今无产权证,亦未在规划部门办理相关建筑手续。2014年7月25日,庐阳区城管局执法人员根据该群众举报,前往该楼查看楼顶搭建。调查发现该幢楼楼顶存在一处砖混结构搭建物,面积约37.7平方米。王某未提供产权证明及其他相关证明。执法人员现场进行拍照,并告知王某有陈述和申诉的权利。2014年8月1日,庐阳区城管局作出了3430161号限期拆除决定,责令王某于2014年8月4日前自行拆除。当日,庐阳区城管局执法人员将限期拆除决定书张贴在王某位于庐阳区淮河路231号的家门上。王某对该决定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律师介入案件后,迅速了解相关案情,并第一时间锁定本案的焦点,即:王某搭建鸽棚是否属于违法建设;庐阳区城管局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是否合法。根据客观事实及收集整理的相关证据,王某虽不能提供搭建鸽棚的产权证明或经规划部门审批的准建手续,但庐阳区城管局提供的大部分证据是在作出限期拆除决定后或诉讼期间取得,违反了先调查取证后裁决的法定先后次序,属于程序违法。

最终,经过律师的努力,法院判决:撤销合肥市庐阳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3430161号限期拆除决定。

三、总结点评:

为了便于大爱更好地的理解行政诉讼中有关证据的相关规定,结合行政诉讼法规定,给大家以讲解。首先,行政机关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10日内向人民法院提交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有关材料,并提出答辩状;最高人民法院《若干解释》第26条规定被告在提出答辩状时一并提交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和依据,实际上是要求被告在庭审前进行“证据开示”。确立证据开示制度的意义在于保证诉讼的公正与效率。在行政诉讼中,如果被告只提交答辩状而不提供证据,或者故意拖延提供证据,就会使原告无暇准备反证,或者无机会辩驳,这对原告显属不公;另外,如果被告在庭审中不断地提供证据,人民法院需中断开庭以核实各种突然情况,就会造成诉讼拖延,影响行政审判效率,而且使集中审理难以实现,反过来又影响庭审的质量。此外,拖延举证时间,也会给被告事后补充收集证据提供很多机会,不利于监督行政机关遵循“先取证,后裁决”的程序规则。因此,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时,应当一并提供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此后提供的证据都构成“突袭证据”,人民法院不应予以采纳。

其次,举证时限届满后被告能否补充证据。《行政诉讼法》第33条规定:“在诉讼过程中,被告不得自行向原告和证人收集证据。”按照“先取证,后裁决”规则,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只能由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时的证据证明。如果被告在具体行政行为作出以后还需要补充调查收集证据,恰恰说明其在行政程序中没有遵循“先取证,后裁决”的规则。被告举证应当在法定的举证时限届满以前完成,而不能在举证时限届满以后再补充证据。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