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反“法不溯及既往”,限期拆除决定被撤销

“法不溯及既往”是一项基本的法治原则。通俗地讲,就是不能用今天的规定去约束昨天的行为。表现在国家不能用当前制定的法律指导人们过去的行为,更不能用当前的法律处罚人们过去从事的当时是合法而当前是违法的行为。以限制国家权力的扩张与滥用,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性,保护人们期待的信赖利益。

一、基本案情:

李某系柳州市鱼峰区里雍镇红花村红花一队村民,世代在此居住、生活。因柳江红花水电站项目建设,2003年12月2日,李某与项目业主方原广西柳州红花水电有限责任公司签订《柳州红花水电站征迁房屋集中安置协议书》约定,李某选择集中安置方式,按照“统一规划,统一标准、抓阄定位,各自建房”的原则自行建房。2004年7月前后,李某在指定××里××镇××花××层砖混结构为主的涉案房屋一处。2019年5月6日,里雍镇人民政府向李某送达《里雍镇行政执法责令限期拆除告知书》。李某于次日向被告提交陈述申辩意见书称,涉案房屋建于2003年之前,由当时的移民安置部门统一规划、统一搬迁。里雍镇人民政府收到该陈述申辩意见后未予以复核。2019年6月12日,里雍镇人民政府向李某送达《第027号限拆决定》,责令李某自收到该决定书之日起二日内自行拆除上述房屋。李某对该决定书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律师介入案件后,结合案件事实,迅速作出分析研判:

一是里雍镇人民政府作出《第027号限拆决定》前没有保障李某的陈述、申辩及听证等合法权利,里雍镇人民政府收到李某的书面申辩意见后,未对李某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进行复核,亦未依法组织听证,里雍镇人民政府作出《第027号限拆决定》前未进行客观公正的调查,未进行询问或检查、未制作笔录,属程序违法,其作出的行政处罚裁量明显不当。

二是涉案房屋建造于2004年7月前后,里雍镇人民政府作出的《第027号限拆决定》认定涉案房屋的建造时间为2019年3月19日,但其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这一事实。据此,《第027号限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同时,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一、六十五条规定,在乡、村规划区内进行农村村民住宅建设的个人需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等手续后方可进行建设,未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但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行政机关不能适用当前施行的法律、法规处罚颁布前发生的行为,否则属于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本案中,李某的建房行为发生于2004年7月前后,上述城乡规划法即现行法律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李某的建房行为显然发生于现行法律施行之前。据此,里雍镇人民政府依据该法律对李某作出处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最终,法院判决:撤销鱼峰区里雍镇人民政府于2019年6月12日作出的《里雍镇行政执法责令限期拆除决定书》。

三、总结点评:

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则是关于法的时间效力的原则之一。该原则要求法律只能适用于它颁布生效以后发生的行为和事件,不能适用于它颁布生效以前所发生的行为和事件。这一原则始源于罗马法,确立于1789年法国的《人权宣言》。其后许多国家的刑法都沿用这一原则。资产阶级反对封建时代的罪刑擅断主义,主张罪刑法定,在法律适用上必然采取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其理由是:法律效力发生于法律实施以后,必须是法律生效后的行为和事件才应受其约束。如果法律的效力可以溯及既往,未免要求公民在法律制定前,先承担遵守它的义务,这显然是不公正的。公民只应遵守现行的法律而不是将来的未知的法律。在各国立法中,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往往表现为以下两项具体原则之一:(1)从旧原则,即新法没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对新法生效前的事件和行为,只能适用旧法的规定,而不能适用新法。(2)从旧兼从轻原则,即新法原则上不溯及既往,但如果新法对行为人的处罚较旧法为轻时,则按新法处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