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限期拆除决定被撤销

依法行政是建设法治国家最基本的要求,行政机关作为执法者,要严格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履行职责。但有时候,因为执法者的法律意识不够强,在作出某一具体行政行为时,明显有悖法律规定。

一、基本案情:

2018年6月15日,乐山市城管局对王某作出第25号《限期拆除决定书》,认定王某于2018年5月8日在市中区敖坝社区羊咡山未取得规划许可修建房屋及构筑物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决定限王某于2018年6月21日前自行拆除位于市中区敖坝社区羊咡山修建的违法建构筑物。逾期不自行拆除,将依法组织强制拆除。王某对该决定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两个:

一是关于《限期拆除决定书》认定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充分的问题。本案中,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王某于2003年修建案涉建筑物及构筑物,而《限期拆除决定书》中认定王某于2018年5月8日未取得规划许可证修建房屋及构筑物,属认定事实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第四十条规定,在城市规划区内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件进行建设的,需区分是否严重影响城市规划、是否尚可采取改正措施。对于严重影响城市规划的,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拆除或者没收违法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对于影响城市规划,尚可采取改正措施的,责令限期改正,并处罚款。本案中,虽然案涉建筑物至今尚未取得规划建设许可,但乐山市城管局在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前,未对案涉建筑物是否严重影响规划、是否可以采取改正措施等事实进行充分调查,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因此,乐山市城管局作出被诉《限期拆除决定书》的主要证据不足。

二是关于《限期拆除决定书》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别规定除外。本案中,按照被告《限期拆除决定书》认定的2003年修建案涉建筑物及构筑物,修建时间是在旧法施行期间,根据上述规定,除非适用新法更有利于行政相对人之外,应依照“法不溯及既往”之原则适用旧法,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的相关规定。乐山市城管局既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又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且乐山市城管局在无证据证明案涉建筑物是否严重影响规划、能否采取改正措施的情况下,径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第四十条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有违行政比例原则,属适用法律不当。

最终,法院判决撤销乐山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出的第25号《限期拆除决定书》。

三、总结点评:

下面,向大家普及一下城乡规划法中的相关法律知识。一是何为违法建设行为?(一)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在城市、镇规划区内进行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和其他工程建设的,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二)在规划道路红线或绿化带内新建、扩建、改建原有建筑物;(三)在广场或道路红线内,插建永久性或临时性建筑;(四)在规划及现有的高压供电走廊控制范围内,建设影响安全的建筑物、构筑物;(五)影响机场净空要求的建筑物、构筑物;(六)压占地下管线;(七)在城市绿地或规划南水北调河道范围内建设与绿化、河道工程无关的建筑物、构筑物;(八)在教育设施用地内插建非教育设施;(九) 遮挡空中微波通道、传输通讯;(十) 在定为旧城改造区范围内新建、扩建、各类建筑物和构筑物。二是《城乡规划法》中就违法建设工程不停工或不拆除的应如何处理?违法建设工程不停止建设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设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查封施工现场、强制拆除等措施。三是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对城乡规划的实施情况进行监督检查时,有权采取哪些措施?1、要求有关单位和人员提供与监督事项有关的文件、资料,并进行复制;2、要求有关单位和人员就监督事项涉及的问题作出解释和说明,并根据需要进入现场进行勘测;3、责令有关单位和人员停止违反有关城乡规划的法律、法规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