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主未确定,限期拆除决定不合法

对行政法律关系中行政管理相对一方的确认与判定,应当以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权利和义务与行政主体的职权与职责行为之间是否形成了行政法上权利义务关系为标准。因为,行政相对人是行政主体和行政公务人员实施行政管理行为的对象,其以被管理者地位与作为管理者的行政主体之间形成行政法律关系,并成为相对方当事人。因此,行政相对人一定要具体确定。

一、基本案情:

李某系贵阳市南明区小碧乡XX村村民,2015年6月22李某向贵阳市南明区小碧布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提出建房申请,之后李某在未得到书面答复的情况下在小碧乡下坝村辣角寨修建房屋。2015年8月15日,小碧乡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在小碧乡下坝村巡查违章建筑时,发现下坝村辣角寨一处修建了建筑面积为260平方米的砖混机构建筑物,遂作出小碧限决字【2015】第022295限期拆除决定书,决定书称呼对象注明为“该房主”,并认定该房主修建的建筑物未办理有关合法准建手续,属违法建筑,要求房主于2015年8月17日前自行拆除,同时要求房主于2015年8月17日早上9点前到小碧乡城管科接受调查。李某对该限期拆除决定不服,拟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本案的焦点有两个:

一是乡政府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是否符合法定程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由上述法条可知,小碧布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具有在本行政区域乡、村庄规划区内查处违法建设的法定职责。但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应当遵循法定程序。“先取证,后裁决”是对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的基本程序要求,乡政府在作出限期拆除决定时,并不知道房屋的所有人,在没有履行立案、对房屋是否办理规划手续进行调查等必要行政程序情况下,被告即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认定房屋未办理有关合法准建手续,房屋属违法建筑,在限期拆除决定上亦未告知房主享有的权利及救济的渠道,侵犯了房主陈述、申辩的权利。即使李某所修建房屋至今未取得建设规划许可,但乡政府在作出限期拆除决定时仍应严格按照程序作出行政行为,保证程序的合法性,故限期拆除的行政行为属于严重程序违法。

二是本案是否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以及本案是否已过诉讼时效。本案乡政府对李某的房屋作出限期拆除的决定,对李某产生了实际影响,应属于法院的受案范围;关于诉讼时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乡政府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是在2015年8月15日,李某于2017年6月8日提起诉讼,李某知道乡政府作出行政行为到李某提起诉讼在2年的时间内,故本案未过诉讼时效。

最终,法院判决撤销贵阳市南明区小碧布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于2015年8月15日作出第022295号限期拆除决定书。

三、总结点评:

从本案来看,案件主要涉及行政诉讼的两个问题,一个是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问题,一个是行政诉讼的起诉条件、起诉期限的问题,这两个问题比较专业。再次提示当事人在遇到行政案件时,一定要找行政诉讼方面的专业律师来咨询以及委托。再一点,当事人一定要在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内提起诉讼,否则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法院将对起诉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

西方有句法谚:法律帮助勤勉人,不帮助在权利上睡眠的人。法律之所以做出相关起诉期限的规定,就在于敦促权利人及时行使自己的权力,避免躺在权利的温床上任性而为。当事人是自己利益的最佳判断者和照料者,如果自己不去及时、有效的行使权利保护自身权益,那么法律更不可能介入。“立法不可能穷尽社会生活的一切形态,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诉讼亦是如此。所以建议当事人应及时把握最佳的救济时间,聘请你信赖的权威律师合力维权,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