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期拆除决定未发生法律效力,不能作为强拆依据

行政机关在查处违法建设的过程中,通常会向房屋所有人作出限期拆除决定,其中必须要确保行政相对人的救济权利,这是最基本的的要求。

一、基本案情:

王某是北京市房山区阎村镇公主坟村村民,在公主坟村南里75号拥有合法宅基地。2017年4月18日,阎村镇政府作出29号限期拆除决定,称王某的涉案建设为违章建筑,该位置所指向地点为王某宅基地内西侧院。2017年6月30日,阎村镇政府作出被诉拆除决定,称其决定对涉案建设实施拆除。王某认为,阎村镇政府作出的被诉拆除决定无论在程序上还是在实体上均存在违法之处,而且还属于明显不当的行政行为。首先,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9号限期拆除决定中认定的建设时间、建设地点、建设面积均与事实不符,王某的房屋位于公主坟村南里75号,有公主坟村村民委员会和阎村镇政府盖章的确权证明,阎村镇政府明知该情况而作出的29号限期拆除决定违法,基于该限期拆除决定的被诉拆除决定亦违法。其次,程序严重违法。29号限期拆除决定尚处于复议诉讼期限内,且没有依据《行政强制法》的规定,依法送达催告书、权利义务告知书,告知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享有的权利义务,也没有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意见。综上所述,阎村镇政府作出的被诉拆除决定无论在程序上,还是在实体上均存在严重违法,且属于滥用行政裁量权的不合理行为,侵害了王某的合法权益。王某遂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催告书、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应当直接送达当事人。当事人拒绝接收或者无法直接送达当事人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送达。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只有在相对人于法定期限内,对限期拆除决定未提出行政复议或诉讼,亦未自行履行拆除义务的情况下,行政机关在履行催告义务后,方可作出强制拆除决定。本案中,阎村镇政府作出被诉拆除决定时29号限期拆除决定尚未发生法律效力,且该限期拆除决定现已被(2017)京0111行初210号行政判决书撤销,阎村镇政府依据上述限期拆除决定作出的被诉拆除决定明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另外,阎村镇政府对王某作出的催告通知书和被诉拆除决定的送达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且未提交见证人的身份证明,故拆除决定程序违法。综上,拆除决定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程序,应予撤销。

最终,法院判决撤销北京市房山区阎村镇人民政府于二〇一七年六月三十日作出的阎政拆字【2017】71号《拆除决定书》。

三、总结点评:

关于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区别,如下:

(一)处理机关不同

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的处理机关是不同的,前者是行政机关,后者是人民法院,即司法机关。

(二)性质不同

处理机关的不同决定了它们行为性质上的区别:行政复议机关的复议行为属于行政行为,它是一种行政机关内部的层级监督制度。

对相对人来说,这是一种行政救济的手段;而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的活动属于司法活动,是人民法院对行政机关的监督活动,是人民法院行使司法权对行政行为的司法审查,对行政相对人来说这是一种诉讼救济的手段。前者受行政程序法即行政复议法调整,后者则受诉讼法即行政诉讼法支配。

(三)受案范围不同

人民法院所受理的行政案件,只是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案件,而复议机关所受理的既有行政违法的案件,也有行政不当的案件。

也就是说,凡是能够提起行政诉讼的行政争议,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都可以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而可以申请行政复议的未必能够提起行政诉讼。

另外,法律规定行政复议裁决为终局决定的,当事人申请行政复议以后,不得再提起行政诉讼,从而使某行政争议只能通过行政复议而不能通过行政诉讼得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