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限期拆除决定被确认违法

限期拆除决定到底是合法还是违法,对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将会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为此,大家一定要通过法律手段,依法维权。

一、基本案情:

位于西山区新闻路延长线五家堆居民小组面积为2552平方米房屋原系昆明市福海生化制品厂租用昆明市官渡区福海乡办事处第十生产合作社集体土地建盖。2004年根据国家土地政策完善用地手续,由李某支付了相应的税费。2005年11月5日,李某与昆明市福海生化制品厂及河北社区第十合作社签订三方共同转让协议书,依法获得福海生化制品厂土地使用权及该土地上建筑物的所有权。全部房屋建筑面积为2552平方米。2012年11月5日,西山区综执局作出第50002号《违法违章案件立案表》,认为河北社区第十合作社于2007年建盖的房屋,经初步调查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之规定,决定予以立案调查。2012年11月16日,西山区综执局分别对河北社区第十合作社和李某作出《限期拆除告知书》, 2012年11月19日,西山区综执局对河北社区第十合作社作出(2012)NO:0000234《责令限期拆除决定书》,因当事人拒绝签收,进行了留置送达。李某认为该限期拆除决定书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遂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首先,关于提起行政诉讼的主体资格问题。本案系公民对行政机关所作的责令限期拆除决定不服提起的诉讼,依法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及本院管辖。李某系责令限期拆除房屋的占有、管理人,与该行政行为具有利害关系,其对该责令限期拆除决定不服,有权提起本案行政诉讼,依法具有“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西山区综执局作为被诉责令限期拆除决定的作出机关,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十六条规定:“国务院或者经国务院授权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决定一个行政机关行使有关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权,但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权只能由公安机关行使。”《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机关集中行使下列行政处罚权:……(二)规划管理方面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行政处罚权。”《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规定行使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可以实施法律、法规规定的与行政处罚权有关的行政强制措施。”依据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西山区综执局具有作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的执法主体资格及权限。河北社区第十合作社作为被诉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与本案具有利害关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其应当作为第三人参加本诉讼。

其次关于限期拆除决定是否合法的问题。执法局提交的证据西城管综执立字(2012)第50002号《违法违章案件立案表》及西城管综执限拆字(2012)NO:0000234号《责令限期拆除决定书》中,认定本案责令限期拆除的房屋系2007年建盖,庭审中执法局又主张责令限期拆除的房屋建盖于2005年前,但并未提供相应证据证实房屋建盖的具体年代,也未提供证据证明该责令限期拆除房屋系何人所建盖。执法局在未查明行政相对人为何人也未查清限期拆除房屋建盖年代及房屋流转情况的状况下作出限期拆除决定并径直适用2008年1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存在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依据不充分的情形。程序上,本案执法局留置送达《接受询问(调查)通知书》、《限期拆除告知书》,存在没有见证人签字的情况,留置送达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存在不当。

最终,法院判决确认昆明市西山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作出的西城管综执限字(2012)NO:0000234号《责令限期拆除决定书》违法。

三、总结点评:

关于行政诉讼中的第三人,法律规定如下:

行政诉讼第三人可以由主动申请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其参加诉讼。

(1)主动申请。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同被诉的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可以作为第三人申请参加诉讼,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决定。

(2)人民法院通知。人民法院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同被诉的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应当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如行政机关的同一具体行政行为涉及两个以上利害关系人,其中一部分利害关系人对具体行政行为不服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没有起诉的其他利害关系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或者应当追加被告而原告不同意追加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其以第三人的身份参加诉讼。

行政诉讼第三人的法律地位与原告、被告类似。第三人在诉讼中有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主张的权利和对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等权利。但是因第三人有类似于原告地位的第三人与类似于被告地位的第三人,因此,他们各自的法律地位均独立但却不相同,类似于原告地位的第三人因大部分均具有原告资格,在诉讼中的权利、义务几乎和原告相同;而类似于被告地位的第三人,因行政诉讼被告不得反诉及不能在行政诉讼期间向原告和证人自行搜集证据的限制,类似于被告的第三人因其在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中所处的地位,也可能有这样的限制。在应当追加被告而原告不同意追加;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其以第三人的身份参加诉讼的情形下,第三人的法律地位与被告相同,在享有相应诉讼权利的同时也要受相应的限制。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