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起诉限期拆除决定,法院不支持

在上诉中增加新的诉讼请求,法院到底是否会支持呢?我们结合案例共同学习。

一、基本案情:

2018年5月14日,洋浦管委会作出《洋浦经济开发区禁养通告》,要求在××区、三都镇墟、生态保护红线区、海岸带及石化功能区等范围内禁养猪、牛、羊、鸡、鸭、鹅等畜禽,并要求养殖户最晚于2018年9月30日自行拆除养殖栏舍及配套设施,逾期未完成拆除的,将按照违法建筑进行拆除。2018年8月20日,干冲区执法大队发现李某涉嫌违法建筑约400㎡猪圈饲养生猪,并于2018年8月22日向李某留置送达《询问调查通知书》。2018年9月20日,洋浦管委会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并留置送达李某,责令其于2018年9月25日前自行拆除该猪圈。2018年9月25日,洋浦管委会作出《履行行政决定催告书》并留置送达李某,要求李某在“收到本催告书之日起日内”拆除上述违法猪圈。2019年1月3日,洋浦管委会对李某涉案违法建筑进行强制全部拆除。李某对限期拆除决定书及强拆行为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解读:

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是洋浦管委会对李某的涉案简易建筑物(猪圈)的行政强制执行行为是否合法。本案洋浦管委会强制拆除了某的涉案简易建筑物(猪圈)的行为属于行政强制执行,应当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中行政机关强制执行程序的一般规定。洋浦管委会在强制拆除李某的涉案建筑物过程中,履行了立案、调查、作出强拆决定、催告、告知行政相对人享有的陈述和申辩权、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公告、强制拆除等法定程序,但是,洋浦管委会在实施行政强制执行行为的过程中亦存在违法之处,分述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催告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并载明下列事项:(一)履行义务的期限;(二)履行义务的方式;(三)涉及金钱给付的,应当有明确的金额和给付方式;(四)当事人依法享有的陈述权和申辩权。”本案中,洋浦管委会在作出强制执行决定之前,虽然作出了《履行行政决定催告书》,但是催告书内未明确履行义务的期限,其催告程序明显违反上述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根据上述规定,行政机关实施强制拆除,须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同时,行政机关对违法建筑强制拆除的,应当进行公告,向社会公开相关信息,给予行政行为的其他利害关系人救济权利的途径,并接受社会舆论的监督。本案中,洋浦管委会于2018年9月20日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经过催告后即于2018年9月28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书》,于2019年1月3日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并未经过六个月的行政诉讼法定起诉期限,且洋浦管委会虽然提交了《强制拆除公告》及送达回证,但并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该拆除公告已经面向社会进行广而告之,其公告程序亦不符合法律规定。综上,洋浦管委会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程序违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的规定,应当予以撤销,但是鉴于强制拆除行为已经结束,不具有可撤销的内容,应当确认洋浦管委会拆除李某涉案猪圈的行为违法。

李某认为,一审判决对洋浦管委会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书》的行为是否合法未进行审查是错误的,遂提起上诉。那么,法院到底是否会支持其上诉请求呢?

三、分析总结: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关于期间、送达、财产保全、开庭审理、调解、中止诉讼、终结诉讼、简易程序、执行等,以及人民检察院对行政案件受理、审理、裁判、执行的监督,本法没有规定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八条规定“在第二审程序中,原审原告增加独立的诉讼请求或者原审被告提出反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就新增加的诉讼请求或者反诉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告知当事人另行起诉。”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对二审中新增诉讼请求的审理,违背我国诉讼程序中的“两审终审制”原则,因此法院对限期拆除决定的合法性不予审查。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下列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六)行政机关为作出行政行为而实施的准备、论证、研究、层报、咨询等过程性行为”。本案中,洋浦管委会于2018年9月20日《限期拆除决定书》。虽然该限期拆除决定并不是洋浦管委会为了实施强制拆迁行为而作出的,但由于李某未依照该限期拆除决定的要求拆除涉案猪圈,洋浦管委会于2019年1月3日强制拆除了涉案猪圈,因此该限期拆除决定事实上已成为该强拆行为的过程性行为。一审法院也已作出一审判决确认该强拆行为违法,因此李某在二审中增加诉讼请求,要求确认该限期拆除决定违法,实际上没有诉讼的必要,法院也不会支持。

在这里,律师提醒大家,法律保护每一个公民合法、正当的诉讼权利。这个权利该如何有效的行使,是专业的法律问题。因此,遇有此类问题一定要委托专业律师处理,这样才能确保实现利益最大化。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