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有强拆时,应如何确定拆迁实施主体

在政府拆迁的过程中,冲在最前面的往往是受行政机关委托的拆迁公司,而这些公司实施了强拆行为后,被拆迁人该如何维权呢?下面,结合案例来做以说明。

一、基本案情:

1997年9月29日,晋安区人民法院作出晋法执字第95号民事裁定,将被执行人张某位于鼓山镇福兴投资区鼓山路东侧一单层厂房以评估价格壹拾壹万叁仟玖佰元直接抵偿给王某。后王某就案涉厂房所在土地分别于1997年12月1日及2014年3月25日与该地村民委员会签订租赁协议。2017年,王某厂房被列入晋安区鼓山镇红光村旧屋改造项目红线范围内。2018年3月19日,王某厂房被由第三人福州市某房屋征收工程公司委托的福建省某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拆除。王某认为在尚未订立补偿安置协议的情况下,该拆除行为对其造成重大财产损失,遂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本案的主要是如何确定适格被告的问题。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显示,2017年底,晋安区政府向晋安区鼓山镇红光村旧屋区改造项目征收范围内的被征收人发出了征收告知,告知包括王某在内的被征收人该地块已列入征收范围及相关补偿政策,具体征收工作在晋安区委、区政府统一领导下,由镇政府和福州市某房屋征收工程公司共同实施。2018年3月19日,王某的上述房屋在未签订协议、未得到安置补偿和未办理土地征收手续和司法机关拆除手续的情况下,被违法强拆,造成王某巨大财产损失。本案中,晋安区政府是征收土地和被拆房屋的属地政府,是法定行使征收决定、补偿决定、申请强制拆除职责的行政机关和该项目征收工作的领导机构及委托福州市某房屋征收工程公司征收的征收主体。晋安房管局是被拆除房屋的属地房屋征收部门,对房屋征收负有补偿安置职责。鼓山镇政府是具体征收实施单位。上述机关对强拆王某房屋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福州市某房屋征收工程公司仅是房屋征收实施单位,其所实施的行为仅是受委托而实施的,应由委托方承担责任。因此,本案的适格被告应为福州市晋安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福州市某房屋征收工程公司为第三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三十六条第(四)项、第(八)项规定,行政机关侵犯公民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公民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应当返还的财产灭失的,行政机关应给付相应的赔偿金;对财产权造成损害的,国家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本案中,因福州市晋安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作为委托人,应就王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在提起诉讼后,在经过与行政机关协商的基础上,晋安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同意参照晋安区鼓山镇红光村旧屋改造项目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进行赔偿,王某也表示认可。最终,法院判决:福州市晋安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应当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王某包括厂房、房屋装修费、设备搬迁费、搬迁补助费等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2454650.4元。

三、总结点评:

在这里,主办律师须进一步明确,行政诉讼的被告不是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而是行政机关本身。在行政诉讼中,行政主体始终作为被告,这是行政诉讼的一大特点。根据行政诉讼法和最高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行政主体作被告的情况主要有以下几种:1、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作被告;2、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的复议机关作被告;3、由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所作的具体行为,该组织是被告;4、委托某一组织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委托的行政机关是被告;5、行政机关的内设机构、派出机构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该行政机关是被告;6、行政机关被撤销的,继续行使其职权的行政机关是被告。

还需注意,有被告资格的主体被撤销,其被告资格转移给其他行政机关。这里需要把握的问题是:1.被告资格转移的条件。有被告资格的行政机关或授权组织被撤销,在法律上该主体已经被消灭。2.行政机关被撤消后,其职权继续由其他主体行使的,如职权归入新组建的行政机关,分别由两个机关行使或者被收归人民政府。被告是继续行使职权的机关。3.行政机关被撤销的,其行政职权随政府职能转变而不复存在,下放到企业或社会组织的,由作出撤销决定的行政机关作被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