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征收适用法律依据错误,法院确认违法

依法行政是对行政机关最基本的要求,也就是说行政机关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一定要有正确、充分的法律依据。如果法律依据错误,那么必然会导致违法行政。

一、基本案情:

张某所有的房屋坐落于定海区东港浦新村xx号,系国有土地上房屋,位于定海区弘生世纪城北侧区块旧城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范围内。2003年1月20日,舟山市国土资源局与舟山经济开发区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出让宗地位于定海横河路以北,环城南路以南,面积为12180.00m2。2003年5月22日,舟山市国土资源局向舟山经济开发区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 2004年8月27日,舟山市国土资源局与舟山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弘生世纪城北侧区块均位于舟山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已受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但于出让时未依法定程序征收上述区块内的集体土地。至2014年4月24日,浙江省人民政府作出《浙江省建设用地审批意见书》,涉案弘生世纪城北侧区块内集体土地14372.40平方米。

二、律师维权:

本案的重点在于:

一是关于区人民政府作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的法定职权。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第八条的规定,区人民政府负责其行政区域内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具有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涉及征收国有土地上房屋的法定职权;区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定海旧城改造办,具有组织实施涉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的法定职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以下简称《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征收前款规定以外的集体土地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并报国务院备案。该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故,区人民政府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涉及集体土地上房屋的征收与补偿,并无法定职权,违反了《土地管理法》相关规定。

二是关于区人民政府作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的程序合法性问题。张某对区人民政府作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的程序合法性提出异议,认为涉案征收范围内既有国有土地上房屋,又有集体土地上房屋,应同时分别作出征收决定,区人民政府作出涉案房屋征收决定违反了有关集体土地征收的法定程序。本案中,被诉房屋征收决定确定的征收范围中包括国有土地上房屋和集体土地上房屋。其中,关于本案所涉国有土地上房屋的征收程序,区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对拟征收范围内的个人住宅产权户进行了改造意愿调查,并通知有关部门停止办理相关手续,依法拟定征收补偿方案并公开征求公众意见;区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组织进行了社会稳定风险评估,且房屋征收决定经区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决定,最终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并依法予以公告,符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关于作出征收决定的程序规定。但是,关于本案所涉集体土地上房屋的征收程序,区人民政府在本案所涉征收范围内的农村集体土地未经依法征收的情形下,直接在作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时规定“涉及城市规划区内集体土地上房屋参照国有土地上房屋进行征收补偿与安置”,违反了《土地管理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相关规定中的征收农村集体土地的法定程序。故,区人民政府作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涉及征收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程序合法;但涉及征收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因该处房屋所在的集体土地未经依法征收,违反了法定程序。

三是关于区人民政府作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的法律适用问题。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条的规定,该条例适用于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被告作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中涉及征收国有土地上的房屋,系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的职权并符合法定程序,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但是,区人民政府作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涉及征收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因该处集体土地未经依法征收,故区人民政府直接征收该处集体土地上的房屋违反了《土地管理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故,区人民政府涉及征收集体土地上的房屋,适用法律、法规错误。

综上,区人民政府涉及征收集体土地上房屋,不具备法定职权,违反法定程序,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因撤销该具体行政行为将会给舟山市定海区的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且在案件审理中浙江省人民政府已批准征收被诉房屋征收决定确定的征收范围内的集体土地,因此,法院最终判决:确认区人民政府于2013年9月22日作出房屋征收决定中涉及征收集体土地上房屋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责令区人民政府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

三、总结点评:

在征收过程中,所涉及的到底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在适用法律和征收程序上是完全不同的。为此,每一个被征收人都要认真对待,确保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