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有强拆,起诉期限内如何有效维权?

对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起诉期限到底该如何计算呢?下面,我们结合具体案例来做以说明。

一、基本案情:张某贵州省毕节市某区罗汉村村民,在该村拥有宅基地并依法建造房屋。某区政府以“龙官桥水库项目”需要占用土地并对房屋进行征收,某区政府未与张某达成征收补偿协议,也未出示相关征收文件,同时未对张某进行合理补偿,未将张某进行安置。某区政府于2018年6月11日将张某房屋强制拆除。后经公安机关调查得知,强拆该房屋系某区政府组织实施。张某认为某区政府强制拆除其房屋的行为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等相关规定,故委托律师代其维权。

二、律师维权:律师介入案件后,结合案件事实和相关证据,决定以某区政府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进入审理程序后,一审法院认为,张某的房屋于2018年6月11日被某区政府强制拆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之规定,张某自2018年6月11日房屋被某区政府强制拆除之日就应当知道权益受到侵害,张某于2019年7月22日才向法院提起诉讼,其起诉已经超过一年的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其起诉应予以驳回,遂驳回的张某的起诉。

针对一审法院的裁定,为了维护张某的合法权益,主办律师及时提直上诉。主要理由是:一、“知道或应当知道行政行为的内容”是否包含知道或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的主体;二是起算时间点如何确定。1、首先,行政强拆系事实行为,行政机关很少制作并送达文书,也不愿采取有效方式让相对人知道强拆内容,强拆前后,相对人可能被采取隔离措施而没有目睹强拆现场,其虽然认知强拆事件发生,却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强拆行为的作出主体,认定相对人知道强拆内容直接涉及其能否起诉维权和计算起诉期限的始点。其次,知道强拆行为的主体至关重要,相对人不知道强拆的行为主体,要求其提起诉讼就难免强人所难,既不可能为之,也不具备诉讼的可实现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四十六条、第六十五条,系关于知道或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的标准,一般而言,知道行政行为内容应当包括行政相对或利害关系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行政行为的实施者,只有知道行政主体,才能明确该行为的性质和被告,才可以自主行使诉权。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其符合起诉条件的相应证据材料”。某区政府认为张某起诉超过法定期限的,由某区政府承担举证责任。没有证据证明相对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强拆行为的主体,法院应当认定或推定相对人不知道强拆内容,因相对人不知道强拆主体,法院不能因行政机关的规避或不告知强拆内容,作出不利于相对人而利于行政主体的认定或推定。2、起诉期限计算始点的不确定,应由强拆行为的行政机关采取告知等方式予以确定,房屋灭失系涉及不动产诉讼,由此相对人最长可在强拆行为发生之日起二十年内主张权利。相对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强拆行为的主体,如行政机关自认或通过调查结论、信访答复等形式获知强拆主体,若该主体未告知起诉期限,则应从知道或强拆主体(内容)之日起计算起诉期限始点,最高不超过一年,行政主体以书面或其他形式告知其作出强拆行为内容并告知起诉期限,可以从告知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六个月的起诉期限,被告行政机关认为强拆起诉超期,则应提供相对人起诉超期的证据予以证明。本案中,张某的房屋在2018年6月11日某区政府强制拆除,在强制拆除前后,始终没有通过任何形式让张某知道该行为实施的主体,只知道强拆行为。张某于2018年8月10日依法向公安机关提出《查处申请书》,后收到公安机关于2018年10月17日作出的《关于张某等人反应问题核实情况报告》才知道其房屋是某区政府组织区公安局、区宣传部、区人民政府、区民政局、区规划局等九部门以暴力的形式强制将其房屋拆除。依照前述理由和事实,本案起诉期限时间点应是2018年10月17日,一审法院以2018年6月11日作为起诉期限时间点明显缺乏事实、法律依据。

最终,二审法院判决:撤销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指令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三、总结点评:

关于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问题,律师在这里向大家做以明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的规定可知,起诉期限从行政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该行政行为的内容不仅包括了行政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的时间,而且还包括了行政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同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第三十七条“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