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拆违促拆迁,限期拆除决定被撤销

在房屋征收过程上,个别行政机关为了快速达到拆迁的目的,往往会出现“以拆违促拆迁”的现象。那么对这种政府行为我们该如何处理呢?

一、基本案情:

2017年2月13日,吉林省某市规划局发现刘某在二道区惠工路东英废品收购站所建建筑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于同日进行了立案及现场勘验,经勘验,该处房建筑面积为40平方米。2017年5月17日,某市规划局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告知书,并于同日将此告知书张贴于刘某所建建筑上。2017年5月23日,市规划局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并于同日将此决定书张贴于并于同日将此告知书张贴于刘某所建建筑上。刘某对该决定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律师维权:

本案核心问题是对人民政府决定征收的建筑仍然按照违法建筑的一般处理程序作出处理,即“以拆违促拆迁”的方式是否不符合“程序正当”这一依法行政的基本原则,该类问题应适用什么程序进行处理。

行政机关在日常监管过程中对违法建筑进行处理主要依照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该条规定“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行为,即为违法行为。毋庸置疑,通常所说的“无证建筑”都属于违法建筑,其违法的原因就是“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对未经许可或者未按照许可进行建设的违法建筑,依照城乡规划法第四十六条应区分违法的严重程度,采取不同的处理方式。一是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的,限期改正,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所谓“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的”,包括两种情况:一种是建筑物本身可以进行必要修正,比如拆除一定的部分等,使得原本不符合规划的建设活动符合规划要求;另一种是建设活动虽然未取得规划许可,但是建设活动符合规划的要求,因此可以补办必要的规划审批。二是对于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可以并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所谓“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是指建设活动严重违法,而且这种违法不仅仅是程序上违反城乡规划法规定的管理程序,同时这种违法行为还违反城乡规划本身,并且是严重违反城乡规划,从而无法对建筑物进行修正,也不允许补办必要的规划审批。对于这类行为,必须拆除违法建筑,或者没收实物或违法收入,才能维护城乡规划的权威。

在违法建筑的拆除的问题上,一直以来都有补与不补的争议。补,是因为一些违法建筑长期存在与政府职能部门不作为有关,政府在违法建筑中也有一定的“贡献率”,政府应当为失职买单;不补,是因为对违法者补偿了,对守法者明显不公平。《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坚持了对违法建筑“不予补偿,并依法拆除”立场的同时,采取了不能“一刀切”这样更符合实际的做法,那就是“未登记建筑”并不当然属于“违法建筑”,要区别对待。有些建筑虽然没有登记或手续不全,但曾为政府有关部门默许或者履行了一定的审批手续,且不损害公共利益和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可以认定为合法建筑。

同时,规划管理部门无权在未登记建筑调查认定环节对如何补偿作出决定。另外,被征收人是否配合征收只影响提前搬迁奖和整体搬迁奖等奖励政策能否享受,而不能因此导致未登记房屋的性质发生改变。对不能通过协商达成补偿协议的,行政机关应当依照征收补偿条例作出补偿决定,依照征收补偿方案确定补偿数额及安置方式,对不应补偿的,应在补偿决定的结论中予以明确。

最终,法院判决撤销市规划局作出的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

三、总结点评:

征收是指国家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依靠国家强制力为保障,运用行政权力,通过法定程序,给付法定补偿费用,强制性的取得公民所有的财产的法律制度。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同样依靠国家强制力为保障,因此达成补偿协议并不是征收补偿的唯一终局方式,对经协商无法达成补偿协议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作出补偿决定,在补偿决定中对应予补偿以及不应补偿的建筑一并决定拆除。通过补偿决定对被征收建筑作出补与不补的决定,符合程序正当的要求,能够解决征收补偿问题,彰显行政权威。

“合法行政、合理行政、程序正当、高效便民、诚实守信、权责统一”是国务院对依法行政提出的基本要求,也是依法行政的基本原则。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所采取的管理手段与其管理目的相一致,是程序正当原则的内容之一。就本案而言,本应由征收法律关系调整的事项,交由规划管理进行调整,尤其是曾经对如何补偿进行协商,由于没能达成补偿协议转而又通过“拆违”程序进行拆除并不予补偿,如此反差,其结果不但不利于被征收人权益的保护、导致后续补偿问题更难解决、影响行政效率。而且向社会传递了只要违法建筑未被拆除就应当给予补偿的错误导向。这种管理手段与立法目的相悖的行政行为,直接损害行政权威,应归类为行政行为不符合程序正当的基本要求。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