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赁土地上的养殖场被强拆,法院判决政府限期赔偿

在租赁的土地上从事养殖经营,遇行政机关强拆,地上的青苗到底该怎么赔偿?下面,结合案件来做以说明。

一、基本案情:2012年9月1日,林某与某村民委员会签订《渔塘、水田承包合同》,承包位于旧207国道国营煤气公司后“迈桶坑”的鱼塘及水田约13亩的集体土地,用于养殖鹅场经营,并在鱼塘周边栽种有成片名贵风景树(菩提树、铁冬青、黄槿树)及苦练树等。2018年11月7日,县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省道S376线改道用地征收(收回)土地预公告》,随即开展有关征地工作,征地范围包括林某承包的土地。2019年1月12日,其在既没有向林某提供征地工作程序合法的依据;也没有按照《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2018年度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进行现场清点,并制作、签署相关地上附着物确认表,对地上附着物按照实际评估进行补偿,并且双方达成补偿协议的前提下;以及未履行土地清理告知的义务、通知林某办理拆迁补偿手续并自行清理地上附着物的情形下,便对林某种植的案涉青苗实施了强制清除,给林某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并拒绝赔偿。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林某遂委托律师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二、律师维权:

主办律师介入案件后,了解到如下事实:2019年1月16日,林某以书面形式向县政府邮寄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县政府公开“对徐闻县省道S376线徐城路段公路改道项目建设所涉及的土地征收和拆迁补偿、安置,包括广东省人民政府或国土资源部(国务院)对土地征收的批复及补偿安置方案等所有信息材料”。直至2019年2月21日,林某才收到县自然资源局《关于林某要求政府信息公开有关事项的复函》,该函中并未提供县省道S376线徐城路段公路改道项目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等材料。

基于以上事实,主办律师做出如下研判:

一、县政府、镇政府及自然资源局于2019年1月12日实施的强拆行为无法律和事实依据。政府拟征收案涉土地作为城市规划建设用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相关法律规定,理应严格依法履行征地批后实施程序,但政府未能信息公开案涉土地已被征收为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及已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的依据,显然重大违法。

二、行政机关强拆行政行为程序违法。行政机关没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征收土地方案及时足额支付补偿费用,落实安置措施,切实安排好被征地单位群众的生产和生活。政府在强拆前,未作出强制执行决定,未事先书面催告,未听取林某的陈述和申辩,未告知强制执行的理由和依据,未告知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救济途径和期限等,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八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的规定,程序严重违法。

三、行政机关强拆行政行为给林某造成了极大损失,依法应予赔偿。林某从2012年起承包案涉土地进行养殖鹅场经营,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2019年1月12日政府对林某的地上青苗实行违法强拆行为,导致林某财产悉数被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政府强制拆迁案涉青苗的行为程序违法,并造成林某的损失,应对林某承担赔偿责任。

结合上述分析研判,主办律师决定以县政府、镇政府和自然资源局为被告,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诉讼中,法院委托评估机构对财产损失进行了评估鉴定。

最终,法院判决:确认县人民政府、镇人民政府、县自然资源局于2019年1月12日对林某位于徐闻县南山镇养殖鹅场实施的行政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并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90日内赔偿林某人民币240036元,两次资产评估费17000元,由三被告共同负担。

三、总结点评:

上述案例中,焦点主要有两个:

一是强制拆除涉案地上附着物行为的合法性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但是,被诉行政行为涉及第三人合法权益,第三人提供证据的除外。”在庭审过程中,三被告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对涉案土地实施征收以及强制拆除地上附着物曾取得的相关批准文件。因此三被告实施的行政强制行为主要证据明显不足。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强制执行决定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根据上述法律规定,行政机关进行强制执行,应当遵从法定程序。本案中,三被告既没有对林某进行催告,听取相对人的陈述、申辩,也没有履行上述法律规定制作强制执行决定或公告等法律文书的程序性要求。所以,三被告作出的涉案强制执行行为程序不当。

2、关于林某要求给予赔偿的请求是否应予支持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本法规定的赔偿义务机关,应当依照本法及时履行赔偿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强制,享有陈述权、申辩权;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因行政机关违法实施行政强制受到损害的,有权依法要求赔偿。”如前所述,三被告实施的行政强制执行行为侵犯了林某合法权益,林某有权根据上述法律规定,请求国家赔偿。

End